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十二章)

2017-6-12 13:32|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345| 评论: 0|原作者: 中秋

摘要: 所谓纯洁,不是一张白纸;而是你经历一切,依然心存美好。很多人不能理解别人的生活,只是因为你没有在那样的环境里成长。如果换作是你,你未必会有更好的选择,未必会有更多的可能。人们都愿意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 ...

所谓纯洁,不是一张白纸;而是你经历一切,依然心存美好。


很多人不能理解别人的生活,只是因为你没有在那样的环境里成长。如果换作是你,你未必会有更好的选择,未必会有更多的可能。


人们都愿意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俯视别人,甚至亲人之间也会这样。但是,理解人性,要比谴责来的管用。



阿美循着网络上牛方良的信息,安安静静的出现在了海口大学里。


慢慢地走在校园,冬日的海口大学,依然是碧绿一片,同样年轻的学生们笑闹着快步掠过她的身旁。


坐在图书馆旁边的一棵大树下,阿美仰望着高耸入云的树冠。即便是树,只要长在校园里,也会多一份文艺的气息。


不知什么时候,思念就像一粒种子,夜风吹过,一夕一夕的疯长。她努力的弯下腰,想要阻止这份恋情,可是情感依然不管不顾的野蛮扩张。枝繁叶茂,铺天盖地。

 

她本来也可以和那些男生女生一样走在校园里的,她本来可以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可是,如今的她却只能坐在大学校园里的大树下,身在校园,却又完全与学校无关。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了,我在你身边,却又无法企及。


这份疼痛,让她无法呼吸。


靠近牛方良,才能靠近自己梦想中的生活,才是理想中生活本来的面目。


走到学校政务公开栏,阿美意外的找到了牛方良的手机号码。这一周,值班领导,牛方良。

传达室小哥说,牛院长夜间睡觉从来不关灯,亮着灯的窗口肯定就是他的,很容易找到。


夜幕四合,繁星满天。站在空旷的校园,站在老牛的窗下,阿美凝望着三楼那扇窗户,就像夜航的人寻找灯塔。


一分一秒过去

阿美没有勇气打破这份宁静


阿美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出身,老林都不肯接纳为正室,又何况身为高校领导的老牛?


午夜已过,阿美心力交瘁,手掌心阵阵抽痛。

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恋爱应该是怎样的方式。

翻开手机屏幕,阿美一个个按下了熟记于心的号码,却又一次次的合上手机。


没有勇气出现,没有资格爱恋。


薄雾涌现,阿美按下了拨通。

嘟……嘟……嘟……嘟……嘟…..

等待的久了,似乎忘记了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也明白,即便接通,她也无话可说。


“喂?” 电话里是他的声音。简短 温和。


阿美瞬间泪流满面 

“是我,我就在你的窗下”



我们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会爱上一个人。即便多年以后,我们可以和自己的丈夫或者妻子嬉笑怒骂,却闭口不谈过去的情感。


凡是从来不开口提起的,那个人绝对是生命里最重要的。


凡是多年不通音讯的,也往往是不动声色互相关注的,拿不起,也放不下。



远在河北的老林,正在处理父亲的后事。


父亲临终之前,几次三番想要开口说什么,看看他,却又摇摇头。

老头宽慰着老爹:想说什么就说吧,没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


老爷子叹口气说:给你说了也没有用.......

老林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做不到?

老头闭上眼睛:我死了,不要把我和你娘埋在一起........


老林一下子噎到那里说不出话....不埋一起埋哪里......坟地总共就那么一块,我总不能把老娘挖走弄别处。


刨坟掘户的事,那有那么容易下手?何况还是自己老娘……


老林最终还是带着香香和儿子小雷体体面面吹吹打打的把老爷子和老太太埋一起了,不然又能怎样?


活着的我都不能任性的处理感情,何况已经入土的你们?



晨雾翻涌的时候,老牛快速走过阿美身边,低低地说了一声:跟我走。


阿美遥遥的跟着老牛的身影,坐上出租车,离开了城市足足有50公里。


在酒店的房间里,老牛紧张的摸了摸阿美的头发,阿美别过脸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我的家在云南,那是个小村庄,我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妈妈一个人撑着这个家,要供我和哥哥读书。全村的人都劝我妈妈放弃,可是我妈认为这是我们逃脱农村的唯一途径。”


老牛缓缓的继续讲着自己的故事


“我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上山打柴,要准备好足够的柴才能去上学读书。


有一天,我起来实在是太早了,打完了柴还是半夜。我们家没有钟表,我只能看星星的位置。


没有食物,我很饿,每天都很饿,除了读书,我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让我暂时忘记饿的感觉。


每天只能吃一餐饭,所以夜晚的时候,只好读书,好能把时间熬过去......”


老牛躺在阿美的腿上,拉着她的手让她摸自己头上的伤疤,那是一条长长的伤疤,被头发薄薄的覆盖着。


“有一次砍柴,我伤到了自己,血流了很久。我妈以为我要死了,烧了符纸给我喝灰水,我又活过来了。


后来我上了大学,最初是念师范物理系,这个比较省钱。


毕业的时候,我太太的父亲推荐我留校任教,并继续读研。他是我们学校招生办主任,当然,他介绍了我和他女儿认识。


不结婚,我就不能留校。


当然,我太太是好人,她是医生……我丈母娘也一直在帮我们照顾家。”


“那么爱呢?”阿美轻轻的问


老牛拉过阿美的长发盖在自己脸上:“好孩子,我们不谈爱情。”




“那么,你喜欢我吗?” 阿美害怕答案,却又忍不住追问


老牛坐起来,看着阿美,严肃地说:“我当然喜欢你,不然我干嘛冒着风险带你出来?以后有我吃的,就会有你吃的,你放心。但是我不能给你婚姻。”


阿美想了想:“婚姻有那么重要吗?”


老牛说:“婚姻就像一个人的外套,更多时候,是给别人看的。如果你一直要出席重要场合,当然要正装出场。婚姻不是两情相悦就可以了,婚姻里面还有其他更多重要的东西。比如事业的支持,生活的照顾.......


还有很多你无法衡量的社会价值。”


阿美的小手柔软的揽过老牛的脖颈:“我不问将来,我也不要婚姻,我只要两天的时间。”


爱,要么是王公贵族的一段风雅。无需权利,无需金钱,单单是喜欢便好。要么是大漠乡间的炕头灶下,没有权利,没有金钱,单单是一起吃饭便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1 02:30 , Processed in 0.081670 second(s), 20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