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十章)

2017-5-3 11:11|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399| 评论: 0|原作者: OakvilleCN

摘要: 第十章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让你奋不顾身,那必然是一份恋情。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像一段突如其来的爱恋。无法预料,无法掩饰。 老林常常在暗夜里慢慢的抽着烟斗,看着月光下银白一片的相思树林,细微 ...
第十章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让你奋不顾身,那必然是一份恋情。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像一段突如其来的爱恋。无法预料,无法掩饰。


老林常常在暗夜里慢慢的抽着烟斗,看着月光下银白一片的相思树林,细微的叶子柔软绵密,海浪一样温柔的涌动。



橘黄色的脚灯下,能看到烟气在湿润的空气里沉浮,飞不高,也落不下。老林把烟斗凑近自己,抚摸着老石楠根的纹路,这是一款四五十年代的意大利烟斗,经过岁月侵浸,有一份油润的光泽。


这个年代的中国新富阶层,有了点钱,都开始粉饰自己。一张地道的亚洲面孔,想说混血那绝对不可能,混个老挝柬埔寨的也没啥意思,白白的被人家叫做杂种那就更恶心了。


但是手里握着一个年代久远的旧物,腰身还是会硬朗一下。电影上的老外不都是西装革履的抽着烟斗皱着眉吗?如果穿着西装那就太假了,自己憋不住都要笑场。老林觉得不能,他故意穿着大裤衩拖鞋来抽,在貌似的不经意里端一下身价。



2004年秋,老林的父亲得了胃癌,他赶回家带着老爹去省城做胃切除。知道时日不多,老林踏下心来陪伴着老人。切除或者不切除,对于生命的长度都没有任何治疗性的意义。与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安慰自己。


这一次,他没有带阿美回去。无论是在世的长辈,还是地里埋着的祖宗,这都不好面对。老人当然不在乎多出一个儿媳,咱中国传统里面本来就是三妻四妾的。可是如今阿美既不是妻也不是妾,没有八抬大轿,也没有侧门小轿。甚至还不如一个通房大丫头,人家丫头虽然没有名分,那也是被默许的。


阿美曾经是小姐,别说她没有百宝箱,即便是有,祖宗也会从坟里跳出来反对。所以探亲上香这种事情,阿美是摆不上台面的。


夜晚的山庄里有鸡蛋花清甜的气息,阿美在夜幕的掩护下穿着棉布的阔大的白色睡裙躺在鸡蛋花树下。阿美有梦游的习惯,常常会在梦境之中被自己触及到的实物而惊醒,梦境里的一地白纸往往是梦醒后的一地月光。


这个秘密是她十六岁那年自己发现的,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她喜欢被惊醒的刹那,喜欢在梦里穿花拂柳,喜欢不真实的不可期的空间,可以做平时不敢想也不敢做的事情。


阿美在梦里听到了细微的似有似无的曲子,她赤脚慢慢靠近,看到一个瘦弱的男人在月光下吹着曲子。


男人不再吹,停下来向她展开手掌,掌心里是一片叶子。


阿美右手搭住男人的手腕,左手托着手掌,俯下脸去嗅叶子的味道,温热的气息扑在男人的掌心里。


阿美转身看了他一眼,而后舔了一下叶子,湿润的舌尖划过了掌心……


时隔多年,阿美不止一次的回忆着梦境里的那一幕,不能确切的知道是真还是假。


只记得梦醒之后,繁星满天。男人和她一起躺在木板地上,阿美用手指划过他的脸庞。他说:我想把天上星星摘给你,可是我够得着星星,却够不着你。


月落人杳,阿美泪流满面,她喜欢上了这个自己一无所知的男人。


凭着遗落在客房的嘉宾名单,阿美在网上搜索到了这个消失了的男人,牛方良。看着网络中他的照片,阿美明白了为什么他说不能够着自己。


Peter邀请香香作为女伴去参加多大的2011年的年会,老牛作为研究合作伙伴收到官方邀请。


Cindy说你得先去化个妆做个头发,不能一个皮筋套着头发,多傻啊!


香香就想着提前半天去做头发,还没停好车,就接到了peter电话。香香说我开车半个小时才在7号高速和莱斯利上找到了一个能做头的。Peter说等一下过来接她去买礼服,然后说,那个发型师是香港男人,叫詹姆斯。


香香觉得自己一定是英文太差,不能确切的理解peter的意思,凡是听不明白的,她都是直接忽略掉。


等她走进去,惊悚的发现发型师果然是香港男人,果然叫詹姆斯。香香一边做头发,一边发信息问peter怎么回事。Peter说,这很简单啊。网上搜索一下,那片区域只有这个男人不仅会做晚宴的发型,并且会说中文,他的姓是中国人的,可是那个拼音只有香港人才会用。综合以上种种,他是唯一你选择的结果。


香香纳闷难道你工作不忙吗?peter说这根本不算个事情,瞬间就可以筛选完毕。


香香忽然的就有些不舒服,好像对方长着千里眼,跟孙猴子一样手搭凉棚正俯视自己。

Peter却不知道香香的心思,得意的说:我还是谷歌的兼职员工呢,负责给谷歌寻找筛选正确答案,凡是没有明确信息的资料,他们就会委托我来给出答案。我爱我的这份工作,我喜欢数据分析,人类的情感和行为都有数据可以考量,商家利用数据才可以更精确的做出市场导向。


香香很想说,我不喜欢你这样分析我,就像被人扒光了看一样。但是,香香心想,我又不会付钱给他,他才不会浪费精力搜索判断我的行踪呢。


等到香香顶着半卷的盘发出现在镜子里的时候,光头peter也到了,看着镜子里身后西装革履的peter,香香开始有些不自在,垂下眼不敢看他。


Peter微微笑着,说你好漂亮啊。香香赶紧挥手,不不不,我不漂亮。


上车的时候,peter拉开车门照顾香香上车,等他坐在驾驶座上系安全带时,他看着香香说:任何时候,有人夸你漂亮,你只要回答谢谢就足够了。并且,我得再说一次,你是真的很漂亮!


等到香香和peter到达晚宴厅的时候,香香没想到老牛居然做了发言的嘉宾,老牛不是一个普通学校的物理老师吗?怎么会英文这么流利?


香香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网上,你永远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人还是狗;同样的,在国外,你也可能永远不知道和你日日点头打招呼的邻居是高官还是红色通缉犯。


每个人都把自己包裹的妥妥的,有钱的努力表白自己一穷二白;没钱的浑身搭满名牌炫耀自己不差钱。


但是,无论怎样的掩饰,人的谈吐却会在不经意里暴露真实身份。


---------- 待续 ---------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8 06:37 , Processed in 0.057424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