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九章)

2017-4-26 09:45|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475| 评论: 0|原作者: OakvilleCN

摘要: 第九章 有的人能把一生过成连续剧,跌宕起伏,高潮不断。而香香始终觉得自己的日子寡淡无味,在电视剧里第一季就得挂掉。没有人会记住一个路人甲,不够好也不够坏,平庸的就像万头攒动的绿皮火车箱。 英文课上, ...
第九章

      有的人能把一生过成连续剧,跌宕起伏,高潮不断。而香香始终觉得自己的日子寡淡无味,在电视剧里第一季就得挂掉。没有人会记住一个路人甲,不够好也不够坏,平庸的就像万头攒动的绿皮火车箱。


英文课上,壮硕的女老师带着夸张的耳环,涂着各种花色混搭的指甲,动作夸张,眉毛上下翻飞:“你们不需要有太多忧虑,你看看天上的小鸟,它从来不担心明天的食物,它也从来不担心房贷,它一生都很快乐。”


香香心想,加拿大的鸟就是傻,人走到它身边它也不懂得躲开,还会二愣子一样看着你,眼神呆萌。跟女老师一样,都属于傻白甜。


看来小鸟怕人并不是天生的有这个害怕的基因,而是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了它懂得防范。


我也想当傻白甜啊,我亲娘也没有教给我防范啊,可是我却在自己的家里被刺的遍体鳞伤。


也正因为这样,香香反而不再害怕走出家门。既然自己家的伤害都能承受了,外面的,应该没有什么可以真正伤害到自己。


Cindy说老公过来了,请香香到家里聚聚,热闹一下。


出国以后,人们的社交圈变得很窄,可以挑选朋友的人口基数就不大。往往是,你最初遇见了谁,谁就会成为你一生的朋友。大概是因为在最初的迷茫之中大家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比较容易建立信任。


技术移民通常和技术移民一个圈子,投资移民通常和投资移民一个圈子,说白了就是知识一个堆,资本一个堆。


香香居然和Cindy混在了一起,后来香香才明白,每一种奇怪的现象背后,都是因为有需求在。有时候,距离也是一种需求。


Cindy的家在多伦多西部的一个小镇,奥克维尔。走在湖边的道路,两侧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华美端庄。一路走去,一路百年豪宅,虽历经风雨,那份内敛的尊贵却经由一树树繁花,一树树青苔浸染出来。





儿子的学校就在这里,加拿大排名第一的私立学校。事实上它所有的公立学校也都很出色,这也是它的房价一直稳居高位的原因。


你可以快速的盖起一座豪宅,却没办法快速的复制一个成熟的高档社区,房子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房子。人们往往会为虚拟的东西买单,比如人文和情怀,比如风景和气息,越是无法测量的,也越是珍贵。


Cindy的老公叫老牛,老牛乐呵呵的炒了虎皮尖椒夹肉,说这是他最爱吃的菜,也是他唯一会做的。老牛个子不高,瘦弱,带着高度的近视镜,烟瘾很大,不断地跑出去抽烟,都是刚吸开头又立马掐灭丢掉。


老牛说自己是个物理老师,在某个学校勉强混口饭吃,只能留在国内熬退休。


客人还有一个多大的教授,说是老牛的师弟,Peter, 英国人。才四十七岁,却早早秃了头顶,只剩下周遭的一圈。还有密密麻麻的络腮胡子,把嘴巴几乎都要埋住。如果不是他精心修理了嘴唇周边,恐怕吃饭都是问题。


Peter温和的笑着,和香香慢吞吞的说话,香香心想,这鬼佬还是心眼儿不错啊。


Peter和老牛的聊天内容,香香只能听懂X-ray, Black hole……香香心想,怪不得老牛说自己在学校混饭吃,净搞这些没用的虚头巴脑的,也就是中国政府人多,不在乎多养你一个,不然的话,你早没饭吃了。
   

Cindy七荤八素的搞了一大桌子,但是老牛能吃的不多。饭局才刚刚开始,老牛已经撤到一边儿去看武林外传了。


香香说:“您也看这个?我还以为你们当老师的都爱看什么历史啊军事啊百家讲坛之类的。”


老牛乐呵呵的说:“那多累人啊,好容易休息了,谁还愿意烧脑子啊?”

香香心想,怪不得愿意和我在一起呢,原来是因为不想烧脑子。


老牛问香香的儿子未来的发展方向,香香说:“我们哪里知道什么方向,能不能考上大学也不一定。”

老牛说:“上大学不是目的,发展方向决定途径,有些东西只有在大学才能学习到。”

香香说:“我的初中知识我都觉得用不上,上大学又有什么用?”

老牛温和的解释:“上大学的目的不是给你灌输知识,而是教会你思考的方法。你学了历史专业,就未必要做历史研究工作。”

Cindy说:“小吴有没有拿到长江基金?”

老牛摇摇头:“他没有搞到那个,不过他进入了百千万工程,有可能去英国访问一年。”

Cindy叹了一口气,:“你要是能到多伦多访问一年也挺好啊!”

老牛疲惫的看着Cindy:“学校今年还要设一个新的博士点,目前只有老王能凑合跟着,新生梯队培养不出来的话,像样的文章也没有,排名和经费就更别说了。我现在实在是分不开身,不然我早就过来照顾你了。现在有很多学生都只是挂名,毕业了我都没见过。”

香香说:“你们还要申请经费?”

老牛笑笑说:“哪儿都需要钱啊。”

香香也笑了:“我还以为就我们农民缺钱呢!”


饭后,两个男人坐在后院的椅子上抽烟喝啤酒,香香站在窗前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忽然就觉得,家里有男人在,还是更像一个家,更让人觉得踏实。



Cindy也站在窗前,轻声问:老林还好吗?

香香愣了一下,在头脑里慢慢的搜索,如果说之前,香香是刻意不去想念的话,而如今,不知不觉里,需要努力的回想才能捕捉一些往事。

并不是因为出国了,沟通才变得少了,而是一直交流都很少。

几年前香香曾经抱怨过:我觉得我们就像孤儿寡母一样……

老林马上说:你就当我死了吧……

问题是,老林没死,一直好好地活着,而香香却一直过着婚内的单身生活。

每次进家门之前,香香都要习惯性的张望窗口,希望看到温暖的灯光,可是始终都是黑乎乎的一团,没有任何惊喜出现过,慢慢的,她也不再看窗户了。

那份孤单,已经浸到了骨头里。

叹一口气,香香出去坐在外面,看日暮时分金黄色的阳光把草地渲染的更加翠绿,看拉长了的树影和电线杆掩映着一户户人家。五月的风,空气里带着枝丫饱满的气息,漫天的蒲公英铺天盖地的金黄色小花散落在远处的林边丘陵。




Peter走过来给香香倒了一杯苹果酒,顺手点燃了蜡烛。他说:多么好的阳光啊,没有理由不开心对吧?

香香一下子笑了,我是有多久没有笑过了?



---------- 待续 ---------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1 04:05 , Processed in 0.054488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