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八章)

2017-4-17 22:20|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462| 评论: 0|原作者: 中秋

摘要: 第八章 老林从福建返回的当天夜里,香香就发现了老林行李箱夹层里的避孕套。 忍着一口气香香没有马上发作,等到两口子终于有机会躺在床头说话的时候,香香说:你行李箱里面的避孕套是怎么回事? 老林立马收住了笑 ...
    第八章

老林从福建返回的当天夜里,香香就发现了老林行李箱夹层里的避孕套。


忍着一口气香香没有马上发作,等到两口子终于有机会躺在床头说话的时候,香香说:你行李箱里面的避孕套是怎么回事?


老林立马收住了笑容,转过身去不再搭理香香。


香香原以为老林会跪下求饶,或者随便编个理由,死不认账。


香香甚至都已经盘算好了自己该怎么哭闹,该怎么声色俱厉。要不要拿离婚来吓唬他?


可是,老林压根儿不做任何解释。


所有的预想中的场面都没有出现。


就那样一个后背,就像一座冰山,把香香硬生生的堵在了外面。


香香瞬间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就算是给我一个谎言,哪怕是谎话编的前言不搭后语,那也是个态度啊。


你就算是让我哭闹一下,给我一个假装原谅你的过程也行啊。


可是什么都不说,不解释,这算什么?


香香闷头翻了一件几年前添置的衣服跑去夜店,心想你能去我也能去,不就是花钱找乐子嘛。




晚上11点了,夜店黑乎乎人山人海。一个二十岁的小男生也刚好过来吊妹子,老板看他们俩都没有伴,就把他俩先凑到一桌。呆了一会儿,小男生客客气气的说:“阿姨,天都这么晚了,您怎么不在家陪着老公孩子?”


香香一听阿姨就不爽,心想我有那么老吗?白他一眼说:凭什么我就得在家看孩子啊?凭什么他不管孩子啊?那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的吗?!


男孩依旧好脾气的劝着:“阿姨,我看您是赌气呢,您还是赶紧回家吧。您看我好不容易占着一个桌子,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就是我的伴呢。”


香香不理他,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香香趴在桌上嚎啕大哭,高分贝的喧闹瞬间淹没了她。


后来,老林给香香发了一条短信,那条短信香香至今还存在手机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属于你。包括你的丈夫和儿子。没有人有义务哄你开心,只有你才是你生活的圆心。


香香心想:你他妈一个糙汉子,什么时候开始咬文嚼字转发心灵鸡汤了?我还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你以为你站在人生制高点发个鸡汤,就能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多年以后,香香已说不清楚自己对于老林的感觉。就像是旧日的衣服,塞在箱底。不想再看,不能再穿。偶尔想起来,以为还是当年的新嫁衣,但其实已经变成时下流行的牛仔裤,千疮百孔。



对于加拿大,香香满心感激。


她进了政府办的免费语言学校。不仅仅学习语言,更重要的,是学习这个国家的民俗和生活习惯。


香香送儿子上了私立学校,因为老移民告诉她,孩子到了高中最好去读私立。虽然明知道儿子也成不了精英,香香还是愿意花这个钱买个无愧于心。


童年时期父亲不肯为自己支付学费,已经成为她一生的心理阴影。


学校手册里写的清清楚楚:即便将来有一天,你无力承担学费,学校也不会因此而让你的孩子退学。学校会动用来自其他人的捐款作为孩子继续受教育的资金。学校保证,会向所有人保守你接受捐赠的秘密。


香香忽然的有些困惑,在中国电视上报纸上受资助的贫困生都是站在主席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接受捐赠和救助的啊……


儿子没能考上私立学校,香香砸下三十万捐款,敲开了这所百年名校的大门。


什么样的情怀,也会被金钱强奸。香香看着校长斯文儒雅的面孔,忽然想起程红那句话:“她和你我并没有什么不同”。


没有得手的快感,只有践踏的悲凉。



2002年初春,老林带着阿美返回了福建。这片土地在莲花镇,土地上砂石遍布,相思树弯弯曲曲的挣扎在这120亩土地上。只有靠近西边的农地,才略显平坦。


老林先去村子里面招工,村长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老林说我不需要年轻人,我只要五十岁以上的,男女都行。


村长说,来招工的都要年轻人,为什么你要这些阿公阿婆?


老林说,我也没有重活,就是清理一下碎石粒,五十岁以上都能干得动。况且他们都是老人家,不是太有机会能找到工作,我用着村里的地,也得给村里做点贡献。


轻轻松松的找到了二十个老人,五十岁以上的农民,还是很强壮的,做事情又踏实,耐得了大太阳和枯燥的地头劳作。


第二天,就有村里的年轻人来堵住了出口,不让老林的运沙车出去。如果要用,必须用他们给提供的车子,价钱他们定。


老林也不出面,只让阿美去告诉那些阿公阿婆,有人砸场子,没办法干活了,只能暂时停工。


停工就没有工资,这些阿公阿婆好不容易才谋到了这份工作,那肯让这些晚辈搅的没钱拿? 于是哇啦哇啦高声大嗓的下到地头把拦在那里的后生仔骂的半死。都是本村本族的长辈,不出三辈都是至亲,即便是无赖也没办法对抗,一哄而散。


阿美回家和老林一起去大排档喝啤酒吃海鲜,黄昏的风湿润温和,日色将暮,天空蓝的发紫。老林得意的说:吃了一次亏,就不能再犯错了。只有农民,才能收拾农民。


阿美的脸,饱满而舒展,夕阳下细微的汗毛都泛着光泽。老林忽然有些眩晕,拉住阿美的手,看着她说:你爱我吗?


阿美愣了,笑着一字一顿地说:此时此刻,是的。


老林尴尬而无奈地笑了,都到了这个年纪,居然还会问这样白痴的问题。


此时此刻,此时此刻……老林转头眯着眼睛看向天边。


即便是刹那的真情,你也不能说那是假的。老林对自己说。


清理了地表的浮沙之后,再往下挖,有的地方还是沙土,有的地方是岩石,顺着岩石和相思树的树根清理,出来一个迷宫一样的相思树林,往地表下面挖了足足两米深。


西边平坦的地方,老林用木头搭了几处木制小楼,说是自己住,实际上是对外营业的私人会所。 林涛汹涌的夜晚,相思树花香似海。




---------- 待续 ---------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8 07:25 , Processed in 0.047016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