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四章)

2017-3-20 09:23|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355| 评论: 0|原作者: 中秋

摘要: 第四章 人有时候,是可以选择的;而有时候,却又是没的挑的。比如父母。 打小父亲就对她万般嫌弃,从没个好脸色。家里有个哥哥,重男轻女的父亲从来都觉得她是外人。香香今生唯一一次向父亲讨钱,就是为了2元钱的小 ...
第四章


人有时候,是可以选择的;而有时候,却又是没的挑的。比如父母。


打小父亲就对她万般嫌弃,从没个好脸色。家里有个哥哥,重男轻女的父亲从来都觉得她是外人。香香今生唯一一次向父亲讨钱,就是为了2元钱的小学学费,但即便是2元,父亲也不肯给,垮着脸说找你妈去。以至于她都怀疑自己是妈的拖油瓶。所以当她16岁那年,被父亲一脚踹倒时,她都没有流眼泪。


再后来结婚,父亲连鞭炮也不肯给放。


哥哥总说,忘记吧,揣着仇恨在心里,不会快乐。


香香倒不会揣着仇恨,只是想要忘记父亲,只有忘记他,远离他,才会远离所有的不快乐。


不是有血缘,就等于爱。


香香他们返回多伦多的时候,雷太已经有房给他们住了。下了车,香香打量着新住处,这是一个地面两层,地下一层的标准木头别墅。这时候,从house里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棕红色的头发,海蓝色的眼睛。这倒不象是本地白人,香香说不出这是哪里的人种。


红头发笑眯眯的奔着香香过来:"Hi, lady, can I help you?"


香香这几天在外面琢磨地铁线路的时候,总是有路人过来这么问,她已经明白这是友好的表示。于是笑着点点头。其实她觉得不需要麻烦他搬行李的,但是很多时候拒绝也是一种伤害。


红头发没有马上搬起箱子往屋里运,而是站在那里闲话家常,"I'm William, I came from Europe, my mom is Irish, my father is Finnish. I just moved to here from Vancouver one month ago. "


香香紧张的心里万马奔腾,她硬撑着头皮摊开两只手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中国人。"顿了顿,她拍了拍自己胸口说:"我叫香香,香香。"


William还是兴冲冲的盯着香香:"oh, I see, I understand what you said, 香香 right? I was in china for one year. That was an amazing experience for me to live there. . I even learned how to say你好, 谢谢,一点儿."


香香乍然听到一老外吐出来中国词,激动的不行,立马亲切好多。


热情的William 天天兴奋的看着香香在厨房忙乎,厨房是共用的,房子里只住着William 和老林他们一家。香香做饭的时候,William 就笨手笨脚的试图帮忙,还不厌其烦的教香香说英文。


William 自己有车,他说可以没有房子,但必须得有车,没车就跟没腿似的。他热情的载着香香他们去超市,种花割草,洒扫庭除。一副居家好男人模样。上车的时候,他每次都颠颠的跑过来给香香打开车门,吃饭的时候摆上漂亮的餐具和鲜花,然后替香香和小雨拉开椅子。


有时候,William会下厨做西餐,他不喝水,每餐配上果汁,或者可乐,有时候是葡萄酒,每次都用高脚杯给老林他们都倒满,摆上漂亮的餐巾,笑眯眯的看着香香。


这才没住几天,满屋子都是William 不住口的叫着香香香香,老林心里有些不爽了。但也不好说什么,关键是他说了William 也听不懂啊,而且,还真没啥可以摆上桌面说的。也许人老外都是这样热情的,老林安慰自己。


中国的生意离不开老林,他每天在夜里和中国电话联络,嗓门又大,时间又长。这里的木头房子一点儿都不隔音,孩子们小,躺下就睡着了。可是香香不行,被聒噪的疲惫不堪。


某天早上,老林起来看到门口贴着一张纸条,一看是密密麻麻的英文,老林就拿给儿子,让他查查字典。


纸条是William 贴的,说老林打扰了他休息,希望他以后去房子外面站在街上打电话。


老林用的是网络电话,离开房子,哪里还有网络啊?


老林心想:你小子整天蹭我们家饭,吃的欢着呢,我都没说嫌弃你。俗话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难道我这是喂了狗了?就算是喂了狗,狗也不会对我汪汪啊?这外国人怎么都翻脸不认人的?


条子是贴了,老林的臭脸也摆出来了,可是William 就跟没事儿人一样,照样香香香香满屋子叫,照样拉着他们去超市。根本看不出来个眉高眼低。


老林可不愿意看见这个添堵的家伙,推说不舒服不去,情愿在家陪着孩子。


在超市的时候,Willam 挑了一大块三文鱼,给香香说,女人要多吃鱼,不要再吃猪肉了。吃鱼才会漂亮,也更健康。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满眼的关切和心疼。香香忽然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了,一下子心慌意乱的,眼神不知道往哪儿放。


自打结婚以后,老林的眼神就没在她身上多停留半秒。老林说:鱼上钩了,哪有还喂鱼食的?


出了超市,William 跑到车门前准备给香香开车门,一手扶着门把手,一手环在香香身后。香香看着玻璃窗映出来的他们两个,愣怔着微微发呆。忽然他放开了门把手,拉起香香的右手说:"May I kiss your hand?"


不容她说什么,William的嘴唇就贴上了她的手背,温热的,带着一点儿潮湿。


香香瞬间五雷轰顶,大叫着一把推开William跑开了。


一边走,一边哭的不可抑制。香香记起20年前,老林也是拉过她的手的。年轻的老林那时候还是瘦瘦的,拉着花一样的香香走在田埂上。香香带着所有的期待,所有的爱恋,所有的信任奔向了老林.......哪知道日子过着过着,就千疮百孔。就像是一张白纸,笔墨粉杂污浊,没法修改,也无法复原。


香香就一直哭一直哭,哭得倒不过气。William 吓得支棱着两手紧跟着,想安抚又不敢。他没想到这轻轻的一吻惹出了这么一场大哭,不住的说着sorry.


等他们回家的时候,天都黑了。香香垂着脸进厨房做饭,老林照旧哇啦哇啦打着电话,而孩子们,正在后院玩球。小雨昨天还对妈妈说:"我再也不要回中国了。"


William坐在沙发上,保持距离小心的看着香香,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抚,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如此生气。


他的右手放在心口,说:"You touched my heart, from the first time I saw you, I'm serious."


香香瞥了一眼他的手,继续忙乎整理蔬菜。正好老林下楼,看到William按着心口表情痛苦,就问香香:"他怎么啦这是?"


香香低者头看锅里的汤,说:"他可能心脏不好。"


深夜里,躺在老林身边,香香羞愧难当。觉得自己好像出轨了一样。幸好黑夜遮住自己哭过的双眼。


老林靠在床头,闷了半天说:"小雨得送回中国,她妈妈来找了。"


"什么?!"香香腾的坐起来,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妈妈不是早就死了吗?"


小雨是老林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孩子生下的时候,老林倒也没遮瞒,回家坦坦荡荡把这事给交代了。然后丢给香香一个选择,要么把孩子带回家由香香抚养,要么放在外面跟孩子妈生活。


香香气的嚎啕大哭,连夜跑回娘家跟兄弟说了这件事。哥哥说:孩子已经生了,你还是把她带回家抚养吧。不然的话,她爹整天要过去看孩子,免不了又跟那女人厮扯不清。


哭到天亮,香香让老林去把娃娃带回家。就是现如今日日黏在身边的小雨。


老林在黑暗中跪在床上和香香面对面解释:"她后来要离开我,说是要嫁人,我就给你说她死了,省得你看着孩子想起来她堵心。"


看香香没反应,老林有点怕怕的:"其实没死,她怕影响她的生活,怕她丈夫知道,所以也没过来看过孩子。可是她现在发现她不能生育了,所以才又想要讨回孩子。"


黑暗中看不到香香的表情,悄无声息的静默.......老林小声嘀咕着:"她说如果不给她送回去,她就向加拿大移民局写信,说孩子出国没经过她同意......."


四天以后,老林回国了。


香香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反正我不能没有小雨。从宝宝养到现在,谈及分离香香才发现,小雨就像身体里面的血液,遍布全身,无法分离。


血缘未必有爱,但是养育,必定是有爱的。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8 06:28 , Processed in 0.056514 second(s), 26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