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维尔华人网-Oakville华人的网上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和奥克维尔的故事】再别离(第一章)

2017-3-4 11:15| 发布者: cooltiger| 查看: 377| 评论: 0|原作者: 中秋

摘要: ​有的人喜欢安稳的生活,只要日子能过下去,有饭吃有衣穿,就不敢有任何变化;有的人喜欢折腾。所有的满足都是得到的刹那,所有的期待与兴奋,也都仅限于奔赴目标的过程。
第一章          


有的人喜欢安稳的生活,只要日子能过下去,有饭吃有衣穿,就不敢有任何变化;有的人喜欢折腾。所有的满足都是得到的刹那,所有的期待与兴奋,也都仅限于奔赴目标的过程。


而有的人,环境一直在改变,身不由己顺应大势,在迫不得已的改变里做出相对较好的选择。


能够占主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舍弃的勇气远远多过运气。


来来往往北京机场这么多次,而这次,有些不同。


香香跟着老公去了国际出发厅,这里基本没人,候机室空旷的一望无垠。看来中国的护照还是不太好使,不然的话,依照如今国民的霍霍指数,出国买光一条街都不算什么。


高高的落地窗外,是北京六月灰白的天空。玻璃把炙热的暑气完全逼在外面,而太阳,看不到在哪儿。


香香眯着眼睛看天空,但是什么也看不到,没有蓝色,没有飞鸟,甚至-------看不到太阳的轮廓。厚厚的云层遮挡了一切,确切地说,是雾霾掩埋了一切。


雾霾这个词也是刚刚才流行起来,自从美国驻北京使馆开始每天公布PM2.5之后,人人都开始留心污染城市排行榜了。


不幸的是,每次香香的城市都位列三甲。她居住的城市,轻易上不了一次央视新闻,但凡上了,也必定是负面新闻。但是不管咋样,能上电视还是会让市民兴奋的叨叨好几天,眼神炯炯,脸色绯红。见面时打招呼的内容也都高大上起来,关注雾霾,忧国忧民。


但是关注又能怎样?担忧又能怎样?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选择离开,或者舍得离开。


白刺刺的正午下,一架巨大的飞机停在玻璃窗外,机尾上有红红的枫叶,机身上印着AIR CANADA。


香香眼神直接掠过英文,不认识。自己高中磕磕巴巴才毕业,那个瘦巴巴的英文老师总是让她在上课时间出去给他买烟,常年烟不离手,手指头都熏成了黄色。香香甚至不记得老师讲过任何一句英文。也或许他从来都没开口过?


对那个遥远的国家一无所知,她深呼吸,然后又长长吹出这口气。


总是有亲友问她,你这里的房子咋办?生意咋办?你放弃这么多,到那个语言不通的地方值得吗?


对香香来说,谈不上什么放弃,在她心里,该放弃的已经放弃了,剩下的,都是没有价值的东西。


转过身来,她坐回候机厅的椅子上去。对面坐着的男人哇啦哇啦大着嗓门在讲电话:“你太笨了,你怎么那么说呢?你应该先讲给我听啊!你总是办这么愚蠢的事情。。。。。好啦好啦好啦好啦好啦,你不要再说了,赶紧提两垛钱去找麻子。。。。。”


这个大着嗓门无时不刻在指责别人的男人就是香香的丈夫老林,因为讲电话激烈,肥大的肚腩微微颤动着,皮带因为太紧,而凹下去紧绷着。岔开的两条腿尽可能的摊在两边,软嗒嗒的支楞着两只皮鞋。


香香赶紧闭上眼睛,然后扭脸看向另外一边。


当初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日子过着过着,怎么糟蹋成如今这样子了?


无论男女,三十岁都是最好的年纪,过了这个坎,都是日落西山。香香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再不好,也是自己挑的老公,怨也怨不得别人。


他们俩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三米宽的过道。

      

旁边是他们的三个大行李箱,还有八个大纸箱。纸箱里面是他们的行李,虽然是远渡重洋,行李里面可没有值钱的家当,都是孩子的衣服,书,炊具,纸巾,甚至还有晾衣绳。还偷偷藏了一小袋大米进去。


“我们得一落地打开箱子就能生活”老林临行前光者膀子挥汗如雨的边整理行李边说:“我在那边都给你联系好了,我一个朋友的前女友在加拿大,她给租好了房子,一个月800块。她说我们在那里还没有信用记录,很难租到房子呢。”


"什么前女友啊,还不就是李胖子甩不掉的那个小三!"香香不屑地说:"我们先付他一年房租,还怕他不肯租?"


老林赶紧阻止:"可不敢提李胖子这茬啊!人胖子也是重情义的,有始有终,这不安排的挺好。


一提这香香就来气:"野娘们儿还讲什么情义?睡了三年,送去加拿大读书,这得花多少钱啊?街上的妹子你看看什么行情。"


"你少来提钱!你看看你,净知道说钱。人都是有感情的,那感情能算计的那么准吗?"


是啊,香香默默地想,感情能计价吗?如果可以,那我支付了所有的青春和信任,这笔账如何计算?


因为房租这件事情,那个前小三侯洁特意打电话过来解释:"加拿大就是这样的,你没有积攒你的信用记录,就很难办事情。你也不能一下子付一年的房租,那样对房客是不公平的,房东也不敢这么收。这个房子和我在一个社区,我住公园这边,你住公园那边,我走过去五分钟就能到你那里。离我近一点,我还能方便照顾你。你就放心吧,这个房东呢,是我好朋友。她原本不要出租的,是我好说歹说她才肯了。"

      

顿了顿,她压低嗓音说:"这里离地铁和华人超市都蛮近的,总之干什么都很方便就是了。加拿大最大的支出就是房子,只要买好房子,其他吃饭什么的,随便打份工就能生活了。"


"那你能去机场接我们吗?"香香端着正室范儿,一边鄙视着自己,一边客气的请求。其实她真不喜欢麻烦别人,只要能花钱办到的事情,她都情愿付钱找陌生人。但是到了加拿大,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叫出租车,甚至连地址都不会说。


小侯在电话那头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她:"有专门做机场接机的华人,我找个号码给你,你联系他就好了。"


瞬间香香有点恼羞成怒,自己从来不敢开口,好不容易憋出这句话,竟然被拒绝,她直耿耿的说:"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找人接吧。"


找谁呢?香香打电话给他们办理移民的中介,没想到中介有免费接机服务。真是瞌睡遇到枕头,香香乐开了花。


接机的人叫雷太,她还做家庭旅馆生意,问要不要住在她那里。


但是老林不愿意,老林说:"跟人家小侯都说好了,不住那里不好。那不是让人家白忙乎了?再说了,我们还指望小侯当我们翻译呢,有啥事,还不是都要麻烦她?指望她?"


香香一口气堵在胸口,呼不出来。


高高摞起来的八个纸箱,堆满了两个机场行李车。箱子后面,闪过了女儿娇小的身影,笑容出现在香香脸上:宝,过来,妈妈抱抱。


女儿奔跑着扑向她,腻在她身上。香香俯下身子,呼吸着女儿头发的味道。熟悉,温暖,安心。


"哥哥在哪里?"香香抬眼看去,儿子小雷埋头躲在远远的地方看iPad。都16岁了,还是不知道带带妹妹看看书。


儿子读书不好,她倒也没有因此而上火头大。香香一贯想的很开,自己两口子读书都不好,还能要求孩子读书好?这都是要有会读书的基因遗传下去才行。再者说了,香香总觉得,不能读书太多。书读多了,人就会变傻掉。是否幸福,和读书多少没有必然因果关系。


上个月,女儿刚满六岁。她给女儿在一个山庄举办了生日聚会。那天,她把女儿所有的同学都请了过来。

     

山庄占地五十亩,这是邻居程红的家产。


人们东一堆,西一堆的聊着。程红悄悄问香香:"你老公那个相好呢?"


香香白她一眼:"哪个?"


程红挑了下眉毛:"那个80后,叫代艳的。"


香香笑了:"现在她走了,她老公去公司里打了我老公,骂了他老婆,乌央乌央那么多人,也没人拉架,都是看热闹。她没脸再呆下去,就离开了。"


程红咯咯笑不停:"又被你搅黄了。你老公还真是不挑,那代艳长得多难看啊,小绿豆眼!"

     

程红有资格不屑一顾,她的小脸蛋就像刚剥了皮的七分熟的鸡蛋,热腾腾的泛着透明。外加双子座的风情万种,活泼有趣,随便走出门,就能收到一沓子名片。

   

香香无奈:这不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嘛。


"那女的就乖乖走了?"程红追问。这种狗血的八卦,是每个女人都热衷打听的。一来呢,是不嫌事少,不嫌事小。二来呢,也是为了从他人的战斗中吸取经验教训,免得自己损兵折将。


香香叹了一口气:"哪能那么好打发?人不知道揣了一包啥来我家哭着要吃药。还在楼下扯着我大喊大叫说我破坏了她的家庭,让她的老公跟她离婚了。这叫别人听了还以为我是小三呢。"

      

说到这里,香香和程红忍不住哈哈大笑。


程红叽叽喳喳的点评:"这下三滥的泼妇手法挣不到钱的,这个湖北妹子不是个聪明人。你老公怎么说。"


"我老公也埋怨我,"香香气不忿:"他说,就是你破坏了人家家庭,你要是不告诉她老公,人家能离婚吗?人儿子都八岁了,本来过得好好的……"


谈过几个回合,最后老林付了23万遣散费,才把此事了结。


"23万?!"  程红眉毛挑了起来:"那绿豆眼哪值23万?"


香香撇了一下嘴巴:郭美美还整了个玛莎拉蒂呢,叫我看也就值一普桑。

   

俩女人咯咯笑起来,香香说:“为了这23万,就能背叛婚姻。”


程红不笑了:“婚姻的持久很多在于力量均衡,你现在嘲笑她的23万身价,是因为你有这23万。给你100万,你会背叛吗?不会。给你一千万,你会背叛吗?也不会。给你一个亿呢?给你十个亿呢?”


香香静默着不说话


程红顺着香香的目光看着遥远的山林:“她和你我并没有不同,十万的背叛和十个亿的背叛也没有本质的区别。在最好的年纪里,经营好自己,储备资金,这才是一个女人防身安命的手段。”


过了一会儿,程红接着说:“我老公的前妻让人捎话给我,说可不可以等她死了埋在老张身边。你说这个台湾女人怎么就这么死脑筋,人都跑了,你还要死了同眠。我倒是不在乎老张死了跟谁睡一个坟头,我只要他活着的时候所有资产必须在我名下。”


香香说:一个女人,舍不下的不是这个老头,而是曾经陪伴这个老头的自己的青春。

  

程红默然,过了很久,悠悠的说:"过几天安生日子吧"

   

哪有消停日子啊……香香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代艳刚走的第二天,另外一个90后姑娘就报到了。


这再过两年,眼看着00后就能上市了,就像新春的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年年割,年年有。


无论是找工作,还是婚嫁,年轻都是硬通货。招工的都是要35岁以下,体健貌端的。相亲的30岁姑娘都会被打入二婚男人市场。如果女人到了40岁,直接被丢去老头儿堆里了。给人家做饭洗衣,带孙子养老,整个儿就是不给钱的保姆。


婚嫁市场如此严峻,香香也只好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断的打走过来偷食的妹子们。


---------- 待续 ---------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奥克维尔华人网  

GMT-5, 2021-1-21 04:10 , Processed in 0.052609 second(s), 23 queries .

© 2014 OakvilleCN.com

返回顶部